欢迎访问天宏seo博客!
当前位置:江西赣州seo > 新闻资讯 > 正文 正文

车队就要出发了,站长咋还不来?

车队就要出发了,站长咋还不来?

无法兑现的理睬

——追记南疆军区叶城中心兵站原站长侍振江

■郑光伟 徐 俊 本报特约记者 许必成

引?子

6月的南疆大地,天高云淡。南疆军区叶城中心兵站站长王永奇却无心浏览面前的这片蓝天。两个月已往了,他照旧不能接管老站长侍振江就这样走了……

3月29日,已被组织确定为改行工具的南疆军区叶城中心兵站原站长侍振江,因突发心肌梗塞,牺牲在岗亭上。在他41年的人生韶华中,有23年的军旅生涯是在雪域高原渡过的。怀着对边防的殷殷深情,他把芳华奉献给高原,将热血挥洒在新藏线上,用生命书写了新时期边防武士的崇高品质和无悔继续。

生而有诺必践,逝者有约难赴。“穿戴戎衣,我属于故国这个大‘家’;脱下戎衣,才属于咱们的小家。”这是侍振江生前常对老婆魏立珍说的一句话,这也是他向组织作出的庄严理睬。然而在无情的运气眼前,他对战友和至亲作出的理睬,却再也无法兑现了。

车队就要出发了,站长咋还不来?

侍振江生前照片

战友盼

副站长汪金盾:

“站长,车队就要出发了,你咋还不来?”

2013年4月,侍振江分开任职多年的南疆军区某汽车团,来到叶城中心兵站任站长。这是个好动静,却遭到几个战友的连番劝阻:“你在队伍呆了二十几年,上高原几百趟,身体怎么扛得住!”

舍寸心,见初志。侍振江憨笑着说:“我姓‘侍’,再加一撇就是‘待’,这一撇就是下层官兵。完成上级赋予的保障任务,我有信心!”

叶城中心兵站下辖8个兵站,全都漫衍在新藏线沿途,保障线全长1200余公里。上任第一天,侍振江立下军令状:“以甘当‘螺丝钉’的精力,干一行、爱一行、钻一行,倾心极力完成每项任务。”三年来,他用实际动作践行这一理睬。

2014年10月,侍振江在海拔最高的甜水海兵站召开座谈会,几名战士反应,每年春节兵站人少,营院里冷偏僻清……侍振江就地亮相:“来岁春节,我到兵站跟大伙儿一起过年。”

那年除夕,风雪交加,甜水海兵站官兵的心却暖融融的。侍振江如约而至,还带来了战士们家人录制的视频,让不少战士打动落泪。然而,官兵们却不知道,在600公里外的中心兵站家眷院内,侍振江的妻女也在期盼着他回家,过一个团圆年。

站长的好,官兵说不尽。“他心里装着官兵苦,从没想过本身难。”三十里营房兵站上士贾帅奎含泪汇报记者,“直到站长归天,我们才知道他早已递交了改行申请书,并被确定为改行工具。”

侍振江牺牲那天,副站长汪金盾要给所属各兵站运送物资,侍振江专程从260公里外的喀什赶往中心兵站为车队送行。飞奔的汽车上,侍振江溘然眉头紧锁,将头渐渐靠向椅背:“我感受有点胸闷。”时间定格在11时11分,侍振江毫无征兆地陷入昏倒,再也没有睁开眼睛。

两个小时后,汪副站长焦虑地打来电话:“站长,车队就要出发了,你咋还不来?”接电话的助理员张毅失声痛哭:“站长走了,再也回不来了。”在叶城中心兵站事情3年,这是侍振江独一一次失约。

版权保护: 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www.jiangxiseo.cn/news/3846.html

相关文章